独家 | 俄罗斯 | 时评 | 中国 | 日韩 | 综合 | 供求 | 经商 | 展会 | 法规 | 口岸 | 企业 | 专题 | 看世界 | 老外在龙江 | 文化交流 | 出国 | 异国婚恋 | 海外华人 | English | Партнеры | 日本語 | 中俄科技合作
 您当前的位置 :对外经贸 > 正文
绥芬河“国际列”(上篇): 日行几十里 近看两国间
http://commerce.dbw.cn   2015-04-21 10:04:00

  悬挂中国国徽的“出国小客车”整装待发

  旅客纷纷登上“出国小客车”

  核心提示

  “呜——”

  1991年1月1日,伴随着蒸汽机车的一声长鸣,编号为“402/401”次的“绥芬河——格罗迭科沃”出国小客车徐徐开出绥芬河火车站,开启了全程26公里的跨国之旅,从中国奔向俄罗斯。一路上,乘客的目光被窗外吸引,兴奋而好奇。绥芬河至格罗迭科沃区间出国小客车的开通似乎是一种预示,次年,国家首批沿边开放城市名单中绥芬河市被列入。24年间,出国小客车在中俄26公里的距离之间循环往复,累计运行45万余公里,运送中外旅客500余万人次。从这里出发,中国人走出国门,走向世界。

  19日早上5点钟,乘务员侯文静就起床了。她的首要任务是给上高三的女儿做好饭、收拾家务,女儿上学后,她开始打理自己。7点半,她带上饭盒,准时到岗点名,9点半,随着“呜”的一声笛鸣,侯文静和她的伙伴们便开始了“一天往返两国”的乘务生活。一天出一趟国,对于侯文静和她的车组人员来说,已是生活常态。

  创“三个世界之最”——最短、最慢、最贵

  侯文静告诉记者,这趟列车从绥芬河发往“格城”编号为402次,标准运行时间是1小时,但晚点40分钟至1个小时属“正点”,这已经成为习惯性误差被各方接受。这趟列车通常会在10点40分至11点间到达俄罗斯格罗迭科沃火车站。当天下午1点30分,这列出国小客车变更为401次,从格罗迭科沃返回绥芬河。下午3点,侯文静和伙伴们“正点”抵达绥芬河站。间隔近6个小时,记者还未离开绥芬河站,侯文静已经完成了一次完整而复杂的跨国值乘之旅,到站了。

  侯文静说,这趟列车往返一次,全程就一站,终点站“绥芬河”或“格罗迭科沃”,“晚点是它最大的特色。”她说,车上,旅行社导游为了安抚急躁的游客,在介绍行程时,会说这辆“国际列”创造了“三个世界之最”——世界上里程最短、运行时间最长、票价最贵。26公里的运输距离、96元票价、一两个小时的运行时间,无论是运距、运价还是运行速度,谁能说这不是“之最”?

  国际候车厅聚集了许多等车的旅客

  等待安检的俄罗斯游客

  人和行李要过三关乘车安检比飞机还严

  绥芬河火车站客运主任谢国娟告诉记者,这列出国小客车的乘车程序跟乘飞机的程序一样,要进行严格检查,在开车前一个半小时乘客便进入了安检程序。除车票外,还要提供护照、健康证,乘客和随身行李在经过边防检查、海关检查、卫生防疫检查后方可上车。

  19日8时许,火车站党办助理侯金梁引领记者试图进入检票区域采访,被身着武警制服的边防警察阻止。侯金梁说,从8点开始安检到9点半发车这段时间,这个区域“车站已经说了不算”,这个区域交给了“边检”,成为军事管理区,未经许可,任何人不得进入。

  在获知记者采访意图,经请示上级批准后,记者被边检方面允许“有限制”地进行采访。

  “出国小客车”简朴又复古绿皮车厢挡不住“国际范儿”

  绥芬河人习惯称对面的城市为“格城”,习惯把这列出国小客车称为“国际列”。其实,这种称呼是不恰当的。客运主任谢国娟介绍,这趟列车严格来说不属于国字号国际列车,是区域管理运营的跨境旅客列车,“我们只能称之为‘出国小客车’”。所以,它身上就有了地方特色和“小家子气”,但绥芬河人却不这么看,仍坚持把它称为“国际列”。

  “绥-格”出国小客车由一个内燃机车牵引,加挂六节车厢,其中有一节工作人员车,一节行李车,另外四节为旅客车厢,没有餐车和卧铺车。根据实际需要,列车可增挂车厢,但不能超过11节。受多方因素限制,这列出国小客车至今还在使用已经被淘汰的绿皮车厢,其牵引机车现已改为内燃机车。不过,“绥-格”出国小客车这种简朴、复古的装扮,如今却成了中外旅客眼中的“景观”。

  开始安检后,“边检”同意记者进入站台采访,只见这列出国小客车超有“国际范儿”,蓝色车头悬挂着红色国徽,绿色车厢虽只有6节,但不失古朴、庄重。从绥芬河这个百年小站出发,来一次说走就走的国际旅行,岂不快哉!

  多弯道频让车常晚点路上基本在“爬行”

  谢国娟说,“绥-格”出国小客车或许真是导游所说的世界上运输距离最短的“国际列”,两站相距仅26公里,在中国境内区区5.9公里,俄罗斯境内“长达”20.1公里。路上翻山越岭,多为弯道,还要穿越6个山洞,车速根本提不起来。加之每天有十五六列货车往返,线路异常繁忙。这列行驶在该线路上的唯一旅客列车,经常要给货车让行,导致经常晚点。

  今年50岁的老火车司机刘春和开了21年火车,但开这条线他还是“新手”,刘师傅说他“才跑5年”。“由于弯道多,曲线半径小,车速根本起不来,列车基本处于爬行状态。偶尔时速达到40公里,也只是‘瞬间’时速。”刘师傅介绍,这段线路是典型的“骑马线”,中方铁轨轨宽1435毫米,俄方铁轨轨宽1520毫米,不同轨距铁轨交错并行,使用同一路基,其实还是一条单线,“让车频繁,走走停停,根本开不起来”。

  “在这条跨境铁路上开车,运行规则与国内基本相同。”刘师傅说,“行车信号跟国内一样,红灯停、绿灯行,不同的是国内信号标示在左侧,俄罗斯信号在右侧,另外,还要时刻看准轨道信号,‘W’是俄罗斯宽轨,‘Y’是国内准轨。”

  刘师傅说,最近几年,出国小客车运行状况得到很大改善,中俄两国铁路部门议定,在该线路上要优先保证客车通行。不过,在这条中俄跨境铁路货运黄金通道上,要保证客车优先通行仍不现实。


作者: 崔立东 丁毅    来源: 生活报     编辑: 齐昊
分享到:
 
  老外在龙江 more
俄罗斯驻沈阳总领...
俄罗斯人在哈尔滨...
安娜•杜达尔:哈...
分享汉语快乐感受...
  独家新闻 more
  看世界 more
北爱尔兰9岁武术神童
日本旅游新路线开...
加拿大化妆师将真...
男子与两名双性恋...
  异国婚恋 more
  出国 more